從南朝窯址和貞觀二十二年墓出土的器物看泉州窯青瓷
日期:2008年02月02日 出處:《中國古陶瓷學會》第12期 作者:陳建中 編輯:張紅興 閱讀:20041次

從南朝窯址和貞觀二十二年墓出土的器物看泉州窯青瓷

 

泉州市博物館        陳建中

 

 

泉州早在遠古時期已有人類在這一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周時為七閩地;春秋戰國為越地;秦至隋,先后分屬閩中郡、閩越國、建安郡、晉安郡所轄。隋開皇九年(589年)改郡為縣,隸屬泉州(治所在今福州),泉州之名始用。唐嗣元年(684年)置武榮州,景云二年(711)改武榮州為泉州,泉州單獨建制開始,隸屬閩州都督府。在盛唐的開元六年(718年)州城治所自豐州遷至今址①,泉州文明從此逐入新的一頁。

漢晉時期,泉州遠離中原戰亂,特別是“永嘉二年中原板蕩,衣冠始入閩者八族:林、黃、陳、鄭、詹、邱、何、胡是也” ②。這批人入閩后繼續南下泉漳地區,泉州此八姓族人的譜碟上也記述了他們的先人入泉的事跡。與他們一同南下的是中原的先進文化和生產技術,為后來泉州港的貿易商品生產提供了文化、技術支持,其中在窯業技術方面尤為顯著,擺脫了以前原始瓷胎、釉結合的問題,開始燒造青瓷器,從考古調查發現的南朝溪口山窯址到墓葬考古發掘出土的器物佐證,都回答了這一時期泉州窯是否燒造青瓷器的問題。

除了史料文字記載的泉州文明,在二十世紀50、60年代的野外考古調查中,考古工作者在泉州境內的古人類遺址中也發現了一批新石器時代至秦漢時期的印紋陶、印紋硬陶和原始瓷,他們主要分布在南安、永春、德化等地③。

隋唐時期,泉州人充分利用晉江下游江海交匯的地理優勢,在注重農業和手工業生產的同時,大力發展海上貿易,一個梯航萬國的海港城市悄然崛起,一時成為遠近有名的閩南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繼而成為世界聞名的“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

 

 

(一)        溪口山窯

溪口山窯④,位于晉江磁灶下官路村雙溪口的一個小山坡上,東北面為梅溪,南臨仙葬墓,西連狗仔山,破壞嚴重,現此處窯址已成田地。在四周的零星堆積處尚可采集部分器物及窯具標本,采集的標本器型不多,主要有碗、缽、盞、盆等,窯具主要有墊座及生產工具。器物細泥胎,胎呈灰或淺灰色,質堅或松。釉呈青色、青黃色或青中泛黃。由于胎釉成份及燒成溫度的原因,胎釉結合性差,再加天長日久胎體吸水,導致大部分標本釉面脫落。

該窯址在1982年進行過試掘⑤,開3米×4米探方一個,出土青瓷及窯具標本105件。器型有盤口壺、罐、盤、缽、甕、燈盞等;窯具有托座、圓形墊餅及三角支釘,從器物的裝燒痕跡推斷產品采用疊燒工藝。

在對周邊相關窯場的調查時,還發現有唐至五代的青瓷窯址6處,他們是下官路村的后壁山窯址、狗仔山窯址,嶺畔村的童子山窯址,下灶村的虎仔山窯址、后山窯址、老鼠石窯址,這些窯址生產的青瓷器主要是一些日用器,在器型和生產工藝方面是在傳承南朝溪口山窯工藝基礎上又有所發展。器型有碗、盤、罐、缸、甕、釜、缽等。胎質粗,厚重,呈灰白色,釉呈青色、青綠色、青黃色、褐色等。

(二)        唐貞觀二十二年墓

唐貞觀二十二年墓,位于泉州市洛江區河市鎮梧宅村,200312月泉州考古工作者接到群眾報告后,即組織考古人員前往實地進行調查,在現場發現該墓已受到破壞。為配合基礎設施建設,在向文物主管部門報告后,進行了搶救性發掘。出土隨葬的青瓷器十幾件,器型主要有盤口壺、虎子、五盅盤、鐎斗、爐、瓶、罐、托杯、陶灶、缽等,同時出土的還有一件銅帶扣。下面將該墓及出土的器物分別介紹如下:

該墓坐北朝南,長4.85米,寬1.74米,高2.33米,去除表土后,掘露甬道一個,耳室二個,墓室用泥質契形磚砌成,保存完好。契形磚長0.37米,寬0.16米,高0.05米,泥質,色呈青灰或青黃,除素面外,磚上模印有陽紋紀年“貞觀二十二年”款及錢紋、雙魚紋、米字紋、壽字紋、麥穗紋等與生活有關的寄寓文字、圖案。從該墓中發掘出土的器物主要有:

1、罐   2件,直口,圓唇,短頸,鼓腹,平底。胎灰質堅,釉呈青黃色。因燒成溫度關系,釉呈黃,且已大部分脫落??趶?SPAN lang=EN-US>3.5厘米,底徑3厘米,高4厘米。

2、五盅盤   敞口,淺折腹,內底平微凹,外底平微凹。胎灰質堅,釉呈青綠色,外釉不及底。內底平放五個小酒盅,小盅有手拉痕,盅中央一小旋渦??趶?SPAN lang=EN-US>14厘米,底徑5.4厘米,高3.5厘米。

3、三足爐   敞口,淺折腹,內、外底平微凹,三乳釘足,胎灰質堅,釉呈青綠色,內底無釉,外釉不及底??趶?SPAN lang=EN-US>9.5厘米,高3.2厘米。

4、瓶   盤口,口沿微斂,長頸,流肩,鼓腹,實足,平底微凹。胎呈灰褐,質堅,釉呈青綠色,外釉不及底??趶?SPAN lang=EN-US>3.5厘米,底徑3.8厘米,高9.7厘米。

5、雙系罐   2件,敞口,短束頸,豐肩,斜腹,平底微凹,肩腹部捏貼對稱小耳。胎灰質堅,釉呈青綠色,內施滿釉,外釉不及底??趶?SPAN lang=EN-US>6.5厘米,底徑3.8厘米,高6.5厘米。

6、插器   敞口,直腹,盤座底,實足。胎灰質堅,釉呈青綠色??趶?SPAN lang=EN-US>2.6厘米,底徑4厘米,高4.9厘米。

7、托杯   直口微斂,圓唇,口內一弦紋,鼓腹,矮實足。托座,斜腹,矮實足微凹。胎灰質堅,釉呈青綠色,滿釉??趶?SPAN lang=EN-US>7.5厘米,底徑4厘米,高5. 5厘米。

8、鐎斗   敞口,圓唇,口沿外侈,鼓腹,平底,口腹部捏貼一小把,三乳釘足。胎灰質堅,釉呈青綠色,滿釉??趶?SPAN lang=EN-US>8.5厘米,高4.5厘米。

9、缽   斂口,圓唇,鼓腹,口沿、肩部有兩道弦紋,平底。胎灰質堅,釉呈青綠色,內滿釉,外釉不及底??趶?SPAN lang=EN-US>6.2厘米,底徑6厘米,高5.3厘米。

10、虎子   倒圓錐形,前大后小,上一提把,下底部捏貼四個小足。前立面平,飾以老虎形狀,一個口,一對眉毛、眼睛,刻以胡須。胎灰質堅,釉呈青綠色,滿釉。長7.5厘米,高7.5厘米。

11、燈盞  實圓錐形柱,上部捏貼一對稱圓環,盤座,平底微凹。胎灰質堅,釉呈青綠色,滿釉。高10.8厘米,底徑6厘米。

12、壺    2件,盤口,短頸,豐肩,鼓腹,肩部捏貼一對稱雙耳,平底。胎灰質堅,釉呈青綠色,外釉不及底,底露胎??趶?SPAN lang=EN-US>1214厘米,底徑1013厘米,高2532.5厘米。

13、陶灶   灶呈船形,中央置一釜形器,釜形器上置一桶形器,口呈馬鞍形,尾部有出煙孔。灶為灰沙陶,桶形器為紅沙陶。長21.4厘米,寬11厘米,高7.3厘米。

14、銅帶扣   扁平,前一可轉動的帶環,上一把扣鈕。銅質。長5.5厘米,寬4.5厘米,厚0.5厘米。

該墓出土的青瓷器尺寸小于日用器,說明是墓主專為隨葬燒制的冥器。這些青瓷器與周邊地區出土的青瓷隨葬品比較,具有閩南泉州地區自己獨特的風格,是研究泉州地區青瓷與周邊地區關系的重要實物依據。

 

泉州陶瓷生產始于何時,與周邊的窯業技術有什么聯系,它的藝術特征如何,產品的傳播與港口的發展有何關系,等等,是我們長期以來探討的問題。本文試從窯址調查、考古發掘和館藏墓葬出土的器物來探討泉州窯青瓷,旨在拋磚引玉,以求進一步擴大“泉州學”的研究。

1、關于泉州窯的研究問題。查閱漢晉以前的史料、地方文獻尚未有涉及泉州青瓷器的字眼,只在明代的《景德鎮陶錄》提及“甌,越也,昔屬閩地”,但從南朝溪口山窯址的考古調查、考古發掘,說明了泉州原始瓷器燒制的史實存在,為泉州窯業技術的產生找到了答案。南朝青瓷器的出現,給當時泉州人的日常生活帶來了很大的方便,是一個劃時代的變革。也為后來周邊唐至五代窯場興起提供了窯業技術的保證。更重要的是該窯址的發現,解決了閩南地區這一時期墓葬出土青瓷器燒造窯口的問題⑥。

從南朝溪口山窯到晉江、南安、惠安、永春、德化唐至五代青瓷發展的過程,是泉州窯業技術產生、傳承、發展、傳播的過程。在這個發展過程中,形成一個具有自己特色的體系——泉州窯。泉州窯的變遷為泉州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研究提供了許多重要的實物依據,是“泉州學”研究必不可少的重要內容。

2、關于泉州窯始燒問題。泉州境內紀年墓、古窯址出土的青瓷器的時間跨度很長,自南安西晉太康五年墓到明清時期永春、德化窯址青釉器的發現,說明了泉州窯青瓷器的生產上下延續了一千多年。泉州窯始燒年代一直是古陶瓷研究界關注的問題,它對一個成熟的窯業技術體系的研究至關重要。

經過泉州考古界和史料研究人員多年的研究,特別是晉江磁灶溪口山窯的考古發掘⑦,出土了多種器型的青瓷標本和窯爐燒造使用的窯具,它們是廢棄窯場遺存最重要的實物依據。因此,依據紀年墓出土的器物分析和溪口山窯址出土的標本推斷,泉州窯的始燒年代應不晚于南朝。

3、關于泉州窯青瓷的發展。早期泉州窯青瓷的器型比較少,南朝溪口山窯在1978年的發掘⑧,出土的器型側重于冥器,有盤口壺、雞頭壺、蛙形水注、博山爐、斗、虎子等。1982年泉州考古工作者做了一個3×4米的探方試掘⑨出土的器型側重于日用器,有盤口壺、罐、盤、缽、甕、燈盞等。而歷次考古調查采集存放于晉江市博物館的標本則以日用器為主,有碗、缽、盞、盆等。

隋唐五代,泉州窯在南朝的基礎上,有了很大的發展,在器型方面除了生產日用、冥器以外,還生產陳設瓷、宗教用瓷、文房用瓷。到了宋元明清時期產品種類更多,涉及人們生產、生活的各個層面,還出現了專為域外風俗習慣生產的外銷瓷。從器型的變化,在一定的層面上反映了泉州窯業技術的發展進步。

4、關于泉州窯青瓷的工藝特色。從窯址采集的標本和墓葬出土的冥器分析,泉州窯青瓷的工藝特色受江浙及中原地區的影響,除了共同的時代特征外,還具有泉州海洋性地方文化的特色。日用的罐、甕、等器型較大,便于海上航行時裝載水等生活用品。而冥器的器型比江浙地區出土的要小,且品種、裝飾也較簡單,這主要是因泉州地區海洋性葬俗不及江浙隆重的緣故,泉州地區葬俗中隨葬的器型有爐、瓶、罐、燈盞、墓志銘、虎子、杯、缽、盤等陽間普通常用器,再加上一些死者生前喜好的用器。在裝飾工藝方面,泉州窯較簡單,一般是捏貼、刻劃等;江浙講究豪華,精雕細鏤,造型繁雜??傊?,泉州窯青瓷與周邊地區比較,在器型、裝飾、工藝等方面除了共同的時代風格外,因地區差別,風俗習慣不同,而留有自己地方文化的特征。

5、關于泉州窯青瓷與墓葬的關系。漢晉時期中原士庶大批南遷入閩后南下泉州,隨后的隋唐、五代、宋、元、明、清時期入閩到泉的遷徙人流時有高潮。在泉州地區發現了許多晉代至隋唐時期的墓葬,出土了一大批瓷器,從數量上看在當時交通極不方便的年代,到周邊省市去采購的可能性不大,且器型與裝飾工藝又與周邊地區出土的不同,因此,依照當地風俗規制在當地燒造的可能性較大。再者漢晉時期中原士庶南遷,他們給泉州帶來了先進的手工業生產技術,但有否燒瓷,有的話,遺址在哪里?尚未為人所知。從考古資料分析,南朝時期窯址的青瓷標本、燒窯用的窯具及燒制工藝已達到一定的水平,由此推論泉州地區在漢晉時期已建窯燒瓷也是可能的。

泉州地區發現的紀年墓、出土的青瓷器與窯址的關系是一種年代的佐證、生產工藝水平的佐證、又是流派傳承的佐證。因此,研究泉州地區各個時期墓葬出土的青瓷器的發展變化,就可以了解泉州窯青瓷生產的發展狀況。

6、關于泉州窯青瓷的對外傳播。泉州沿海居民自古以海洋生活保持密切關系,漁民多以出海捕魚為生,創造了獨具特色的海洋文化,在鷓鴣山等新石器時代遺址出土了陶網墜、陶紡輪等與海洋文化相關的用器。到了隋唐時期泉州港興起,特別是盛唐時期州城從豐州遷至靠海較近的鯉城地界,進一步促進了對外貿易繁榮⑩。在對外貿易中,貨物種類需求較多,一艘船裝載的貨物很少是單一品種的。陶瓷作為商品進入對外貿易市場后,對商人產生了很大的魅力,特別是到消費者手中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許多方便,從而反過來帶動了陶瓷產業的興盛。隋唐泉州港的興起,首先帶動的是周邊沿??h市如南安、惠安、晉江青瓷的生產,這與考古調查資料發現的唐五代青瓷窯址分布的地區相吻合。由于年代的推移,貿易擴大,需求增多,窯場也從沿海地區往內移至永春、德化等。在往南洋的貿易國出土和貿易航線上沉船出水的青瓷器中,發現有唐五代泉州窯青瓷特征的器物⑾。這一航線器物的特征是:器型矮小,裝飾較簡單,以日用器型為主,年代從唐延續至明清時期。而往東洋的則以宋元時期為主,在東洋航線上沉船出水及韓國、日本等地出土的泉州窯青瓷器以日用器為主⑿,而以大海碗特征最為顯著,敞口,深腹,實足,平底微凹,釉色青黃或青綠,胎灰質堅或松。

總之,泉州窯青瓷在對外傳播中不僅給消費國人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方便,同時也促進了泉州陶瓷業的發展和港市的繁榮。

 

 

2006412日深夜

 

 

:

 

    乾隆,《泉州府志》

    乾隆,《福州府志》

  曾凡 《福建陶瓷考古概論》,2001,福建地圖出版社

  “晉江地區文物考古普查資料”,1977,油印本

  陳鵬等  “福建晉江磁灶古窯址”,《考古》,1982,第5

  同③

  葉文程、林忠干 《福建陶瓷》,1933,福建人民出版社

  同③

  同⑦

  許在全  “泉州港與‘海上絲綢之路’,《泉州港與海上絲綢之路》,2002,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蘇瑪拉·阿地雅門  《印尼發現的古陶瓷》,1990,印尼陶瓷學會,英文本。

  坂井 隆夫  《貿易古陶磁史概要》,1989,京都書院

黑龙江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