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村佚事
日期:2008年02月02日 出處:《文物天地》 作者:陳建中 陳麗華 編輯:張紅興 閱讀:19274次

榕村佚事

——解讀清代名臣李光地及其門生群像畫《榕村雅集圖》

                 陳建中(泉州市博物館 副研究員 362000

         陳麗華(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館 副研究員  362000

 

200510月,泉州市博物館研究人員在民間文物收藏調查時,發現民間藏有一幅李光地及其門生群像畫,經過與物主的真誠溝通,使物主意識到了保護文物的重要意義。終于20063月,從民間收藏者手中征集到了這幅傳世珍品。這是一幅以人物為主、園林景觀為輔的情節性人物畫,表現文人雅士游怡園中、耽情琴棋書畫的高雅志趣,因為李光地又號“榕村”,因此姑且稱之《榕村雅集圖》。該畫為橫軸絹本畫卷,縱39公分,橫729公分,畫心249公分。從后跋的題記上看,此乃目前僅存的以李光地為首的群賢圖,為李光地研究又增添了一件極具價值的文物資料。

李光地(16411718年),字晉卿,號厚庵,又號榕村,安溪湖頭人。學者尊為安溪先生,卒謚文貞。少時力學過人??滴蹙拍甑沁M士,一生從政,由翰林院編修累官至直隸巡撫、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位極人臣,顯赫一時。他一生不惟以在官場角逐中的委蛇進退引人注目,而且勤于治學,于《周易》、樂律、音韻諸學皆確有所得。當其晚年,尤以工于揣摩帝王好尚,一意崇獎朱熹學說,深得康熙帝寵信,先后奉命主持《朱子全書》、《周易折中》、《性理精義》諸書的纂輯事宜,儼若一時朱學領袖。著有《周易通論》、《周易觀彖》、《古樂經傳》、《韻書》及《榕村全集》、《榕村語錄》等,故世后,由其后人輯為《榕村全書》刊行。他對理學、政局研究與貢獻頗多,著述亦多。李光地大半生為宦,政務繁忙,直至晚年才授意福建永定畫工張伯龍父子為自己繪制畫卷,并將自己的當朝得意門生和幾位至親隨從納入畫中,展現出一幅濃濃的師徒情和親情的畫面,而蘊含其中的意義當不言而喻。

《榕村雅集圖》左下角有畫師的落款“庚寅閏秋月永定張伯龍布景男汝陽寫照”,字樣清晰,并下鈐“張伯龍”、“汝陽”兩枚篆體印章款。

張伯龍及兒子張士英均為清代有名的畫師?!队蓝h志》、《福建通志》等地方文獻都有其傳。據《福建通志》記載“張伯龍,字慈長。永定人,善山水人物,下筆超群,尤精寫生。士大夫皆有詩歌為贈。晚年攜次子士英游京師。歲癸巳,值皇上萬壽,伯龍作《九如詩畫》獻上,御覽嘉賞語,宰相以有宋元遺法,召父子賜茶飯,賚以白金,圖藏秘府。士英,太學生,善書法,能紹父業云《圖繪寶鑒》《臨汀匯考》。”由此表明,張伯龍曾于康熙五十二年(癸巳,1713年),為祝賀皇帝壽誕而“作《九如詩話》獻上”,獲得皇上贊賞,之后還榮幸地被宰相邀請“賜茶飯,賚以白金,圖藏秘府?!笨芍^榮光一時。然而,遺憾的是,筆者查閱不少有關中國古代美術史及繪畫作品,竟然未見談及張伯龍父子的記錄或作品,但是,可以有理由地推斷,作為當朝名宦的李光地所延請的畫師必然不會是無名之輩。至于為何請永定畫師作畫,其緣由可能與同省籍貫有關,李光地是十分注重鄉情的。根據畫師親筆題寫的“庚寅閏秋月永定張伯龍布景男汝陽寫照”,可知張伯龍具體負責畫面的布置,其兒子負責繪畫。事實上,從《榕村雅集圖》畫卷看,無論是整體布景,還是畫師對人物、景物等刻畫上,處處體現了張氏父子的繪畫功力。

在布景上,畫師顯然參照了當時風行的園林格局特點。入清以來,皇家和私家園林大量出現,皇家園林如頤和園、圓明園、承德避暑山莊等,氣派宏大;私家園林以蘇州、揚州最為著名。園林造景深受宋元山水畫的影響,反過來,園林造景布局所講究的詩情畫意之氛圍,追求有空間內的無窮想象和回味之格調,也深深地影響了那個時代的繪畫藝術,畫師往往把環境布置成園林一隅來表現情景交融。園林風格所講究的亭臺軒榭的布局、假山池沼的配合、花草樹木的映襯、以及近景與遠景的層次,這些在《榕村雅集圖》中都一目了然。

在景物刻畫上,畫師把山、水、石、樹、橋、樓臺等這些中國山水畫的基本元素都融入畫中,諸如假山、亭臺、小橋、流水、池沼、竹子、桐樹、榕樹、松樹、花叢、草叢、蓮花、雙鶴等,大多以細膩描繪,顯示出畫師精湛的技藝。又比如假山的堆疊,或重巒疊嶂,或幾座小山配合著竹木花草,高樹與低樹的俯仰生姿,落葉樹(桐樹)與常綠樹(松樹、榕樹)的錯雜相間,修竹筆觸的疏密濃淡,池中雙鶴的悠閑與蓮花的舒展,水流的高低曲直,無不任其自然。足見張氏父子對作畫的園林布局與寫生技巧的巧妙配合。

在人物刻畫上,其比例得當,動作自然,運筆流暢。畫中共繪人物22人,其中,題跋中有名有姓的有17人,其余為書僮和侍從。在構圖中,畫師將李光地置于畫卷右首,只見他意態安祥地端坐綠水蓮池前,池中雙鶴嬉戲,形態生動,身旁有蒼勁挺拔的松樹和繁茂的榕樹,以靜坐求與大自然心物合一,令人不期然地想到榕村先生亦崇尚“松鶴延年”這一中國傳統的吉祥寓意。而那手持蓮花偎依在主人公身旁的女童形象,更增添了畫面的生氣、新鮮與活潑,恰到好處地體現了親情的涵義,可謂點睛之筆。畫師刻畫的十幾個人物大多是當朝學養頗深的名宦以及李光地的親隨,如何把握各個人物的形象情態,成為畫作成敗的關鍵所在。畫家顯然在構思人物動作過程中,力求從人物的個性和從業特征出發,比如下棋高手蔡德觀、撥弄琴弦的陳萬策等。畫中人或端坐或站立或側身,有儀態莊重者,有神采奕奕者,有侃侃而談者,有信步閑庭者,有專心聆聽者,他們或動或靜,文人雅士盤桓園林間,吟詩、彈奏、閑步、對弈,蒼松修竹穿插其間,好一個和諧雅趣的場面。值得一提的是,畫師在創作上已經深受西洋畫的影響,尤其對人物的面部刻畫,比如在鼻梁的明暗處理上,顯然有別于早期中國畫的單線條勾勒,加強了立體感。

在色彩運用上,畫師依循中國畫的傳統色彩原則,不拘泥于光源冷暖色調的局限,比較重視物體本身的固有色,而不去強調在特殊光線下的條件色,同時,畫師還采用石青、石綠、胭脂紅等色彩,使作品畫面更加清亮。

 

《榕村雅集圖》的左邊為李光地曾從孫李宗度題的后跋,后跋的右上方鈐有“長經堂”印章款,左下方鈐有“李宗度”、“藏寶”兩枚印章款。根據題跋內容,可知李光地的后人是在距畫作109年之后做的一個補充說明,其目的顯然是為了讓后人明了畫中所畫,銘記畫之意義。其曰:

環湖皆山,中頗平坦,田廬錯焉。榕村者,在孫氏堡東北,舊有榕數株,陰數十畝??滴跻页?,先曾伯祖文貞公卜筑于是,以課子姓門徒。 公原有記云:二三親串,知厚相要,角文其中,志在光時。職思用世,扶樹缺徵,嗣音風雅,使榕村之名及后諸子之志也。而學者之稱: 公為榕村先生也。以此自公以丁卯冬還

朝至庚寅之秋,去家二十四年。 公年六十有九,雅有懸車,志曰:命永定畫工張伯龍父子追為之圖,閱今一百有九年矣。 公之元孫爾啟拔萃,出以示度,且屬為記。自惟荒陋鮮聞,曷敢當斯役,而爾啟復出其從兄爾尊茂才所為記,曰:第一位緯帽藍袍坐木凳者,文貞公;執蓮花膝前立者, 公女孫轂姑,后適于黃者也;緯帽叉手侍者, 公孫清藻,鄉薦興國知縣,字信侯先生也;隔樹科頭右手藏袖中者, 公從弟光坊,鄉薦太倉州同,字奠卿先生也;背面胡須坐而展卷者,公門下士長洲何公焯,字屺瞻也;與何同坐伸右手指卷者, 公仲弟鼎征,鄉薦歷戶曹,字安卿先生也;戴草笠握羽扇伸其左手者, 公門下士宿遷徐公用錫,字壇長也;緯帽執如意與徐偕行者,公孫清植,翰編禮侍督浙江學,字立侯先生也;科頭坐弈手探匣拈子者, 公猶子鐘僑,翰編督江西學,字世先生也;右手捋須觀弈者, 公門下士漳浦蔡文勤公也;與蔡同觀視微近者, 公猶子天寵,翰編典陜西試,字世來先生也;胡須坐古木凳對世先生弈者,晉江善弈蔡德觀也;坐桐樹下兩齒微露右手按凳上者,公門下士景州魏公廷珍,字君璧也;緯帽揮弦者,              公門下士同里陳公萬策,字對初也;左手按膝聽琴者, 公婿隆德大尹吳公周楨也;叉手與吳同聽鬢微胡者,公門下士江陰楊文定公也;竹下捋須獨立者, 公門下士交河王公蘭生,字振聲也。爾尊之記如是。蓋承其先人所指授度也,又安能為役,抑度書及此,而有所感也。嘗見望溪方先生題公廟榜云:陶鑄忠良逮累朝。觀斯圖也,不禁蹶然以興也,曰:知言哉,斯公之所以為

太平霖雨也,與御賜對聯:太平有象占霖雨,庶事惟康敕股肱。爰書以歸。爾啟俾什襲藏之,以

世世繩其祖武也。嘉慶戊寅臘月初吉曾從孫宗度謹記

康熙二十四年(乙丑,1685年),李光地在家鄉辟榕村書屋,“因有榕數株,蔭數十畝”而得名,專供家鄉學者在此讀書、著述、講學。故時人稱李光地“榕村先生”??滴跞四辏?/SPAN>1699年)李光地又設義學,讓更多的貧困子女有機會受到教育,在他的影響下,泉州各地紛紛設館講學,培養人才。

李光地身任要職,頗能做到知人善任,引薦才識之士,扶植善類。他在任職期間,先后舉薦了不少有用之才,在近半個世紀的居官生涯中,薦舉并受到重用的人才不知凡幾,其中成為一代名臣的就不下數十位,《清儒學案》稱:“本朝諸名公稱,善育才者,必以光地為首”,確非溢美之辭。在《榕村雅集圖》中所描繪的人物,都是李光地的愛徒和至親。其中除李清藻、李光坊、李鼎征、李清植、李鐘僑、李天寵、吳周楨、轂姑是李光地的親人外,何焯、徐用錫、蔡世遠、魏廷珍、陳萬策、楊名時、王蘭生則是李光地的得意門生,他們學有專長,為清代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的發展做出了各自的貢獻,無愧為清代名臣。

 《榕村雅集圖》的發現,為李光地的研究和清代初期上流社會所追求的畫風研究提供的一件不可多得的實物資料,具有重要的研究價值。彌足珍貴。

 

 

主要參考資料:

1.(乾?。栋蚕h志》,福建省安溪縣志編纂委員會整理,廈門大學出版社,1988年。

2.(道光)《永定縣志》。

3.《福建通志》卷44。

4. 李光地著 陳祖武點校:《榕村語錄》(李清植、徐用錫輯),《榕村續語錄》 (李清馥輯),中華書局,1995年。

5. 許蘇民著:《李光地傳論》,廈門大學出版社,1992年。

6. 楊國楨等主編:《李光地研究》(紀念李光地誕生350周年學術論文集),廈門大學出版社,1993年。

7.《晉江縣志》卷58。

8. 鄭午昌編著  黃保戊校閱:《中國畫學全史》,上海書畫出版社,1985年。

9. 王宏建等主編:《美術概論》,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年。

10. 全景博物館叢書編輯委員會編纂:《中國傳世名畫》,海燕出版社,2003年。

黑龙江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