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窯與海上絲綢之路古陶瓷初探
日期:2011年08月02日 出處:《泉州文博》第13期 作者:吳藝娟 編輯:張紅興 閱讀:13812次

一、安溪歷史沿革

安溪縣地處閩南,從境內考古發掘到的新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址表明,沿藍溪兩岸早在4000多年前就有人在此生息繁衍 ,其文化的興起和傳播,主要來自中原文化南移。唐咸通五年(864),析西二鄉置小溪場。五代后周顯德二年—南唐保大十三年(955)升場為縣,設清溪縣,宋宣和三年(1121)改名安溪縣①,歷屬清源軍、平海軍、泉州、泉州路、泉州府,廈門道(興泉永道)。經海外考古發掘、水下考古和歷年來考古調查,安溪窯陶瓷品種、數量、紋飾以及外銷等方面,在福建僅次于德化,居全省第二位。隨著歷史上海上交通蓬勃興起,安溪瓷器源源輸往海外,在當年 “海上絲綢之路”沿途,均可尋覓到安溪窯的產品。

二、安溪窯的情況

1、窯址概況

 安溪在泉州西北部,距泉州58公里,在晉江西溪上游,順溪水而下可直抵泉州港;西南通九龍江支流,匯入漳州港。安溪境內多山,峰巒起伏,西溪、蘭溪兩條河流貫穿全縣,明清窯址多分布在兩河流域的廣大地區,以東部、中部及西南部最為集中;安溪境內瓷土礦藏量大,分布區廣,盛產高嶺土;林木茂盛,燃料充足;交通便捷,便利行銷。諸多因素,促進歷史上安溪瓷業的繁榮和外銷的發展,明清兩代達到鼎盛時期。1974-1988年,經考古調查,在魁斗、龍涓、尚卿、長坑、龍門等12個鄉鎮、46個村莊共發現古陶瓷窯址160多處,其中宋元時期36處,明清時期126處。瓷類以青瓷、青白瓷、青花瓷為主,白瓷、黑釉瓷、黃釉瓷為輔。瓷種有碗、盤、盞、瓶、壺、杯、罐、燈具、軍持等。紋飾有刻花、劃花、印花等;色澤有印青花、釉上紅彩等。燒瓷方法有單件匣燒、支釘燒、支圈覆燒和多器疊燒等。產品通過海上絲綢之路銷往亞洲、非洲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

2、各時期窯址產品簡介

安溪宋時制瓷業已相當發達,分布在龍門桂瑤、溪板;城廂的北德、三村;魁斗的魁斗、尾溪等地,其中以三村窯和魁斗窯的產品比較典型,可作為安溪窯的代表。這兩處的產品比較豐富,釉色以青白為主,器形有碗、盤、罐、缽、爐、瓶、洗、盞、注子、軍持、高足杯等,而以碗、盤為主要產品。裝飾有刻花、劃花、印花和堆花;題材有牡丹、梅花、蘭花、卷草、雙鯉等。

安溪縣發現宋元時期的窯址

城廂鎮南坪村1處、長坑鄉三村村6處、珍田村1處、龍門鎮桂瑤村6處、溪坂村1處、龍門村1處、魁斗鎮魁斗村15處、鎮西村1處、湖上鄉湖上村2處等36處。

明清時期,生產青花瓷的窯址和窯場像雨后春筍涌現出來。經建國后的考古調查,已發現的青花窯址和窯場主要分布在閩中、閩南的安溪、德化、平和、華安、永春、南靖和漳浦等縣,其中尤以安溪、德化、平和、華安、南靖和漳浦等縣形成了較大規模生產青花瓷的窯址和窯場②。明代早期是安溪青花瓷的創燒時期,安溪魁斗鎮的草北窯和尾溪深埯仔窯是這一時期的典型代表③。

據記載明代“安溪瓷器色白而帶濁,昔時只作粗青碗,近則制花又更青,次于饒瓷,出崇善、龍興、龍涓三里”,(明·嘉靖《安溪縣志》卷一·土產)19896月在安溪官橋洪塘村雞母山發掘明嘉靖五年(1526)紀年墓,出土了四件青花瓷器,其中2件青花排點紋、卷草紋瓷碗④,考古發掘得出的資料使史書的記載得到了進一步佐證。此外“……又有色白次饒瓷出安溪”(明萬歷《泉州府志》卷三),說明安溪在明代中晚期已經興起燒制青花瓷器。到了明中葉,由于泉州港的衰落,月港漸漸興起,燒窯地點也轉移到縣境西北部接近漳州的龍涓、珠塔、福昌、吉山、科名、翰苑、貞洋等地,而這些窯址都是以青花瓷器為主的,其青花色較濃而泛黑,紋飾有獅、鶴、鹿、菊等,器形有碗、盤、瓶、壺、杯等,以碗類為主,多是為外銷而生產的⑤。這些記載反映了自明以來,安溪瓷器一直是該縣主要產品。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十九載:“瓷器出安溪高平……?!边@說明自明代以來,安溪的瓷業一直在繼續燒造,其數量是相當大的,這些青花瓷產品除供應本地人民的生活需求外,大部分是運銷海外諸國去。

安溪縣發現的青花瓷窯址,有魁斗鄉的邁墓窯、茉莉竹窯、陳窯、卓罩坑窯、宋碗口窯、倒鉤坑窯、珠色窯、腳墘垵窯、草北碗窯口、碗窯、貢后窯、水尾窯和尾路窯等13處。龍門鄉的溪窯山窯。城鎮的橫竹腳窯、十八間窯、蛇目尖窯、碗廠邊窯、機耕路窯和新路尾窯等7處。長坑鄉的香村古窯、正厝后溝山窯、坑頭窯3處。龍涓鄉的豎亭窯、下尾林上窯、下尾林尾窯、內窯古窯、燕美內(尺尾)窯等5處。尚即鄉的頂內共3處嶺腳窯、尾窯、宮尾窯和窯寮窯等7處⑥。

3、各個時期瓷器的外銷       

安溪燒瓷歷史悠久,明清兩代達到全盛時期。尤其是青花窯址分布甚廣,產量豐富。瓷器上具有堅致美觀,耐酸堿且又便于洗滌等優良品質,在國外享有極高的聲譽。中國瓷器的輸出,對國外社會生活產生過深遠的影響,它直接改善、豐富和美化當地人民的日常生活,普遍更新了許多國家和地區人們的生活用具,甚至成為估量個人財富和社會地位、聲望的一個標準。中國瓷器受到海外的歡迎贊賞,自然成為這些國家和地區的主要進口商品之一了。由于海外對中國瓷器的偏愛和需求,使中國瓷器得以暢銷,有精品,也不乏劣廢品。高斯先生考察過菲律賓出土的中國陶瓷后說:身材扭曲者有之,不均勻者有之,未涂釉者有之……”。量多則不精,自在理中之事,但它卻從另一個側面說明我國瓷器在國外普及的情況。
   
安溪、德化、南安等縣瓷窯產品在宋墓中就很少發現,但在國外發現就多了,說明這些瓷窯的出現是為了外銷或以外銷為主⑦,安溪瓷業的發展,與市場的供求關系是密不可分的,而海外貿易是銷路最大,獲利最多的。據《安溪縣志》載:“入海貨諸東南夷人”,并且出現了“商賈百工藝業皆遠人擅之”的情況,可見當時的對外貿易是相當發達的。根據國內外資料和安溪窯產品相印證,它的產品曾遠銷東亞、西亞、東南亞、非洲等國家和地區。

安溪青白瓷的外銷  安溪青白瓷的產品,如盒、軍持、注子等在國內很少看到,在國外屢有發現,說明有些瓷器可能是專供外銷的產品。艾迪斯《菲律賓出土的中國瓷器》一書圖版中的八棱盒、瓜瓣罐、杯;韓槐準《南洋遺留的中國古外銷陶瓷》一書中在印度尼西亞搜集到的宋代青白瓷和罐器;《日本出土的中國陶瓷》一書圖版中的青白瓷寬平圈足盤、洗等,從造型特征看,與魁斗、三村窯的產品極相似,應是安溪窯產品外銷印度尼西亞、日本、菲律賓的實物例證。

安溪青瓷的外銷   安溪桂瑤窯釉色屬影青和青瓷⑧,和菲律賓、日本出土的瓷碗基本一樣。根據日本《支那讀瓷器手引》一書說,在鐮倉海濱,發現大量青瓷標本。曾說到溫州、安溪、泉州,皆產瓷器,“建窯之青瓷(宋)以泉州為主,瓷土采掘于安溪”,可見,安溪和泉州其他地方的青瓷宋時已大量銷往日本。艾迪斯《菲律賓出土的中國瓷器》一書中的青釉執壺;錫蘭亞拉虎瓦出土的喇叭口、小圈足、底露胎青瓷碗;肯尼亞出土的宋代青瓷玉壺青瓶,其造型與釉色和桂瑤窯的產品極相似。這類青瓷器日本人稱為“珠光青瓷”。以上諸例證明安溪窯的產品遠銷日本、菲律賓、錫蘭和肯尼亞等國家和地區⑨。

安溪青花瓷器的外銷  多年以來,安溪縣也發現有明代青花“沙底足”器物,而且發現生產這類明代青花瓷產品的瓷窯多,產量大。按韓槐準先生在《南洋遺留的中國古外銷陶瓷》一書中所說:“明代青花‘沙底足’瓷器,從瓷釉、胎土、色彩及技術來辨別,應屬福建古窯所出品”,據先生論述的主要特征與窯口數量,似為安溪珠塔、福昌、吉山、科名、翰苑、貞洋、溪山、進德等窯的外銷產品⑩。

日本的陶瓷專家也指出:“明代,安溪出產的題詩青花瓷盤,在沖繩也有出土?!边@是安溪的翰苑、珠塔、福昌、科名窯所常見的產品⑾。

安溪福昌內窯圈點紋青花碗,器內飾一至兩道弦紋,外壁口沿下飾兩道弦紋,在兩道弦紋之間,連續飾一大圓圈和兩大圓點,腹底飾花草紋,這種碗在東非坦桑尼亞和坦噶尼喀、泰國和沙撈越等地均有發現,它的造型、釉色、紋飾題材,以至于底部的結構與安溪福昌窯的產品完全一致;銀坑窯吉祥紋青花盤,盤內中部書寫有吉祥紋,周邊由數層短直道半壽字紋組成,此形式青花盤曾發現于埃及福斯塔特古城遺址;一九七四年,廣東省博物館對海外交通要道上的西沙群島進行文物普查,發現大批文物,其中青花壽字紋、云龍紋、樓閣紋、牽?;y碗盤,數量甚多,質量優劣均有。這幾種外銷瓷,見于德化青花窯,也見于安溪的翰苑、福昌、扶地、銀坑等窯⑿。在西沙群島發現的壽字紋、云龍紋、牽?;y盤、碗、城樓紋碗,其造型和紋飾既與德化窯相似,又與安溪的翰苑、福昌、扶地、銀坑等窯的產品相同。究竟屬于何處窯口,有待進一步研究證實。這些遺物,可能是我國人民在該地定居生活的生活用具;也可能是海運對外貿易經該地的遺留物⒀。

多年來,在日本、東南亞、斯里蘭卡、印度和坦桑尼亞等地也發現有安溪的青花瓷器。如日本出土的芭蕉葉紋、釉上紅彩折枝花紋、“天啟型”山水紋、題詩句、云龍紋、變體梵文、印“壽”石榴紋盤、碗等。在東南亞等地也發現有排點紋、寫意卷草紋、纏枝紋、纏枝菊、靈芝、城樓紋、印“壽”字紋、梵紋、幡龍紋的斗笠紋、盤類。說明在明清兩代繼宋元的青瓷和青白瓷仍舊是運銷亞、歐、非等許多國家和地區⒁。

在日本的秋田縣谷地中館、青森縣浪同城、北海道勝山館和熊本縣等地出土了大量的十五至十七世紀的安溪、德化等窯口的青花瓷,其中有飾獅子戲球和花卉、人物、動物及“?!?、|“壽”吉祥文字的碗、碟等。印尼出土的半壽紋盤、圓圈點紋小碗、牽?;ㄍ?、花籃紋盤、壽字紋碗等都是安溪、德化、永春窯中極為常見的產品⒂。

4、水下考古出水安溪窯瓷器

在東南亞打撈的“泰興號”沉船(清道光二年1822),有35萬件青花瓷器,包括德化、安溪以及華安東溪窯的青花瓷⒃。南宋時期,是福建古代陶瓷業的鼎盛階段,華光礁1號沉船遺址出水的陶瓷器,主要是福建南部(包括德化、安溪、南安、晉江等地)各重要窯址生產的陶瓷品種,如青瓷、青白瓷、醬黑釉器等,說明了這些窯口當年生產外銷瓷的史實;在北礁1號沉船遺址出水的青花瓷器,器形有大盤、大碗、碗等,與“泰興號”沉船相同和相似的器物,在安溪縣、華安縣的一些窯址也有發現此類器物⒄。

三、相關問題的探討

安溪陶瓷外銷有其優越的地理條件和自然條件。安溪地處福建南部,與我國古代對外貿易的重要港口福州、泉州、漳州、月港和廈門港相近,極便于產品的外運。宋元以來,泉州成為我國對外貿易的重要港口,外國商船多在此停泊。此時,安溪的陶瓷產品,如青瓷和青白瓷就是由泉州港輸往海外,促進了安溪外銷瓷的生產。明時泉州港衰落,但明中期漳州月港興起,安溪陶瓷由月港輸出。到清代廈門港興起,這時安溪生產的青花瓷器,就由廈門港輸往海外。所以,上述這些條件無疑地在客觀上促進了安溪外銷瓷的生產和發展。安溪瓷器的大量外銷,回收的資金又促進窯業、技術研究、開發等相關產業的發展。

1、安溪窯的外運問題

宋元時期安溪外銷瓷器經泉州港通過海上絲綢之路銷往亞洲、非洲等諸個國家和地區。明政府實行海禁,清政府實行“遷界”等不利因素的影響,泉州港漸漸衰落,但安溪外銷瓷器并沒有因此而受到影響,安溪西南通九龍江支流,可通過龍涓到漳州的華安,而后經九龍江匯入漳州港,至清代,由于漳州月港漸漸衰落,福建陶瓷的外銷,出口港已移至九龍江出??诒卑兜膹B門港,安溪歷史上曾歷屬廈門道,特別是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 )清政府正式在廈門設海關,由戶部派員“榷征閩海關稅務,一年一更”⒅,清雍正五年(1727)二月,加福建興(興化)泉(泉州)道巡海銜,移駐廈門,安溪瓷器大量從廈門出口,有認為“泰興號”商船是自廈門港出發的⒆。

2、安溪窯與海上絲綢之路的問題

宋哲宗元祐二年(1087),宋政府在泉州設立市舶司,掌管海上交通貿易,南宋吳自牧《夢梁錄》:若欲船泛外國買賣,則自泉州便可出洋?!?/SPAN>威尼斯商人馬可波羅在其“游記”中寫道,“泉州成為世界之最大港口,可以購得物美價廉之青瓷器?!?/SPAN>元時,泉州發展成為梯航萬國的東方第一大港。后人亦把泉州作為歷史上“海上絲綢之路”的發祥地。當時泉州的海外貿易航線有:東北方向,泉州——明州(寧波)——高麗(朝鮮)。東南方向:泉州——澎湖——菲律賓的麻逸(民多洛島)——印尼的渤泥(加里曼丹)。西南方向:從泉州經南海至印度洋、波斯灣等沿海諸國,南端至東非莫桑比克。當時泉州與近百個國家和地區有商貿往來。泉州輸出的陶瓷產品,除安溪外,還有德化、晉江、南安、永春等各縣燒制陶瓷可供外銷。

安溪地處晉江西溪上游,順溪水而下可直抵泉州港,宋元時期外銷瓷器經泉州港通過海上絲綢之路銷往亞洲、非洲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

3、安溪窯的裝飾問題

    安溪在宋元時期燒制的瓷器以白瓷、青白瓷為主。造型:碗、盤、罐、缽、爐、瓶、洗、盞、高足杯、注子、軍持等,而以碗、盤為主要產品。

    紋飾:刻花、劃花、印花和堆花,題材有牡丹、梅花、蘭花、蓮花、折枝花、卷草、雙鯉等。

 受景德鎮青花瓷的影響,安溪在宋元青白瓷生產工藝的基礎上,明代早期已開始在瓷胎上進行彩繪后上釉,燒制青花瓷。

   造型:閩南地區安溪窯,青花瓷品種多樣,器形有碗、盤、碟、瓶、爐、杯、壺、匙、燈具、水注等,以碗為主。因燒造方法采用匣缽沙足墊燒,故稱“沙足底”或“沙底足”⒇。

紋飾:青花裝飾豐富,圖案主要有松、竹、梅、牽?;?、菊花、草葉、卷草、獅、鹿、纏枝牡丹、雙喜纏枝花、云龍紋、壽字紋、蝙蝠、石榴、芭蕉、“?!?、“祿”、“壽”等,不勝枚舉,概括起來有植物、山水、人物、動物、吉祥文字及詩詞的青花紋飾。

款識:典型青花堂號、商號款有:協盛、阮玉、尚玉、泉玉、瑞玉、合源等。器底款有紀年“成化年制”、“×德×制”; 器心有單字款,如福、祿、壽、春、夏、秋、冬、金、元、茶香、吾、子等,盤和碗的器面或器表常見有詩、詞和燒制程序款;干支款“歲在壬午年”;吉祥款“玉堂佳器”、“萬古長青”等。

4、安溪窯年代問題

   從考古調查采集的標本上看,安溪窯址的燒制年代應在北宋末,三村窯和南坪窯是這一時期的典型代表,在窯址采集中的標本中發現,三村窯器形有碗、盒、杯、瓶、洗、罐、碾磨器、玩具等,均屬青白瓷,紋飾偶見劃花,但素面居多,胎骨灰白;南坪窯因造田和開水渠的破壞,殘存面積不大。燒造青瓷、青白瓷,以碗類為主。圈足較高而規整,漏斗狀匣缽。其中魁斗窯的有些產品與德化碗坪侖山上層相似,如軍持的腹部較碗坪侖山肥圓,花紋線條較粗,有些與德化屈斗宮窯相同,如印花荷花紋盒和蓮瓣紋碗等,無論造型、制法和風格都是相同的(21)根據這些產品的比較及從考古調查采集的標本上看,安溪窯始于北宋末期,而盛于南宋或元代。

5、安溪窯原材料問題

安溪礦產資源豐富,礦種較多。已探明的有鐵、煤、石灰石、石墨、稀土、高嶺地、等19 種,尤其是高嶺土品質優良,極其豐富;境內溪流縱橫交錯,水能資源理論蘊藏量 37 萬千瓦;山地資源十分豐富,森林茂盛,森林蓄積量 235 萬立方米,覆蓋率 67% ,……(安邑木之有名凡二十六種……(《安溪縣志》卷一·地類)所有這些有利的條件為陶瓷的生產提供了充足的燒瓷燃料。

 

 

 

 

注釋:

 

     明·嘉靖《安溪縣志》卷一·建置,200210月國際華文出版社。

     葉文程:《福建地區青花瓷的生產與外銷》,載:《中國古陶瓷研究》第十三輯,紫禁城出版社2007年。

     陳建中:《福建泉州窯青花瓷及相關問題的探討》,載:《中國古陶瓷研究》第十三輯,紫禁城出版社2007年。

④《略述安溪出土紀年墓和帶款識幾件外銷瓷器》,《福建文博》19931、2合刊)

21)曾凡《福建陶瓷考古概論》20016月福建省地圖出版社。

福建晉江地區文管所編?。骸稌x江地區文物考古普查資料》(安溪部分),19772月。

馮先銘《中國古代外銷瓷的問題》,《海交史研究》1980年第2期。

葉清琳《福建安溪古窯址調查》,《文物》1977年第7期。

葉文程 林忠干《福建陶瓷》199312月福建人民出版社。

張仲淳:《明清時期的福建安溪青花瓷器》,載《考古》1987年第7期。

《安溪古代瓷業與外銷出探》,《古陶瓷研究》(第一輯),1982年。

莊景輝 劉小艷《明清泉州青花瓷論略》,載:《福建文博》931、2期合刊。

栗建安:《從考古發現看福建古代青花瓷的生產與流通》,載《古陶瓷研究》(第十三輯),200711月。

西沙水下考古1998——1999年,20061月科學出版社。

周凱:《廈門志》卷十五·關賦略。

 

黑龙江快乐十分